第五百九十五章 金血之境

火红大日自地平线升腾而起,火热的光辉,撕裂夜色,照射在了大地的每一个旮旯。一座山巅之上,周元盘坐于巨大的木缸之中,缸内盛满着金色而粘稠的潭水,此刻的潭水,欢腾如油,但其间的周元,却是面貌安静,仅仅那偶然的肌肉哆嗦,方才会标明着他此刻所接受的苦楚。在这赶路的八日时刻中,他每一夜,都是在顷刻不歇的凭借着金色潭水,淬炼着肉身。其间自然是接受了极大的苦楚,但逐渐的苦楚归于麻痹,周元可以明晰的感觉到,他的肉身,正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。金色的潭水,关于肉身修炼,具有着极大的裨益。温暖的天光,在此刻突如其来,降落在了周元的身躯上。他那紧锁的眼目,在此刻慢慢的打开,他感觉到体内血肉之中包含的旺盛血气,一股爆破般的力气,在私自的凝集。他的体内,到了蜕变的时分了。呼。周元深吸了一口气,双掌猛然合拢,那一瞬,他浑身的毛孔似乎是在此刻被打开,而金色潭水中,一缕缕金色的气流,直接是被罗致而出,然后自其毛孔中张狂的涌入他的体内。那些金色气流在体内张狂的涌动,最终逐渐的融入了血液之中。滴答。万物都是在此刻变得幽静,但周元却是可以听见体内血液活动的声响,最终声响会聚在一起,似乎是形成了什么共同之物。一滴金色的血液,在这一瞬,慢慢的成型。那一滴血液,在体内活动,完结周天工作后,则是居于心脏之间。在周元的神魂环视下,那一滴金色血液似乎是延伸出很多金色的血丝,连通着血肉,汹涌的力气,则是从那些血丝之中灌注而出,传进血肉间。轰!周元的身躯轻轻一颤,一股暴烈的力气迸发而开,木缸登时爆裂开来,其间已是变得明澈的金色潭水,倾洒出来。他伸出双掌,垂头凝视着,嘴角却是有着一抹弧度不由得的慢慢掀起。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具肉身之中,增强了多少的力气,比起之前,强悍了数倍不止!由于当那一滴金血成形时,那就代表着周元所修炼的小玄圣体,真实的踏入了第三层的金血之境。这段时刻的苦修,总算是迎来了效果。“风闻肉身修炼到极致,可肉身成圣,那时,体内活动的血液,好像金浆,其一滴金血,便可衍变一方小国际,具有无量之力。”周元自语,眼中满是疯狂之色。他无法幻想那种层次,由于现在光是凝炼出一滴金血,就耗尽了他许多机缘与精力,真不知道,想要将体内血液尽数化为金液,那又是该是多么之困难。此刻的周元,假如再与那范妖相斗的话,他有着自傲,即使光凭借着肉身之力,就能与其正面抗衡,而假如再加上本身源气的话,那范妖就算是发挥出了“大血妖术”,也决然不可能在其手中撑过十个回合。金血之境,放眼苍玄宗这一代的弟子,恐怕就算是洪崖峰那位商春秋,都还未曾修炼而成。当然了,周元修炼的是小玄圣体,而商春秋身为洪崖峰圣子,修炼的必定是真实的玄圣体,所以就算后者现在还仅仅银骨境,但真要论起肉身蛮横,恐怕并不差劲他这个金血境。“若是有时机的话,却是要将那真实的玄圣体搞来…”周元想到此处,也是感叹一声,小玄圣体尽管奥妙,但终归仅仅中品天源术,而玄圣体,才是真实的上品天源术。咻!而在他感叹间,不远处有着破风声传来,一道倩影掠上山巅,正是顾红衣。她落下身来,美眸先是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此刻赤裸着上半身的周元,戏弄道:“身段还不错嘛。”现在周元的身躯,细长挺立,尽管并没有那种肌肉爆破般的视觉冲击,但任谁都是可以感觉到那副肉身之中所包含的力气。周元从六合囊中取出衣衫披上,白了顾红衣一眼,道:“怎样?”顾红衣神色微正,道:“咱们找到了圣子他们派出来的接应者,眼下也知晓了圣子他们的方位,从地图来看,再有大半日的时刻,咱们就能抵达玄源洞天深处,与诸圣子集合。”周元闻言,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喜色,笑道:“好,传令下去,立刻启航。”尽管现在他气府之中,已是有着六色筑神异宝的存在,但周元明显不会满意于此,而只要抵达玄源洞天深处,他才可以找寻到更多的机缘,让得筑神异宝,再度进化。究竟,他的方针,最起码都是七色筑神异宝!…在那接应者的带领下,周元一行人在约极大半日再接再励的赶路下,终所以抵达了目的地。那是一片高耸得看不见止境的幽暗山脉,山脉没入云层之中,很多的山峰宛如伟人一般,矗立于六合之间,给人一种莫测之感。在那无尽的山脉间,时而雷暴充满,时而暴雨倾盆。有时,乃至有着六合源气所化的罡风暴虐,一旦堕入其间,就算是首席般的实力,都将会被会生生撕裂。与这儿比较,那六彩宝地地点的山林,几乎犹如小土窝一般。“周元首席,咱们会现在山脉外落脚,大玄山脉是玄源洞天深处的一方阴险之地,咱们有必要等候圣子出来带路,才干进入其间。”“那落脚地现在会聚着各方实力的人马,良莠淆杂,还请多当心。”那接应者冲着周元等人说道。周元等人皆是点点头。所以接应者带着他们加快速度前行,如此约莫半柱香后,周元他们便是见到,一座城市,出现在了前方。那座城市根本都是木造结构,明显建立不久。不过城市之中,却是有着很多身影,明显是会聚了不少各方人马。而当周元等人刚刚落在城中时,遽然感觉到城中有着骚乱传来,旋即很多人影都是对着某个方向会聚而去。“怎样回事?”周元见状,开口问道。身旁当即有人拦住了一人,开口问询。那被拦住之人,较为的不耐,不过当他在见到周元等人身上的苍玄宗徽纹时,却是面露乖僻之色,似笑非笑的道:“原来是苍玄宗的人,你们莫非还不知道吗?”“你们苍玄宗有一位叫做周元的首席,斩杀了圣宫两位首席,但是神威得紧。”“而现在,圣宫的八大首席,直接是带人包住了你们苍玄宗五大首席…那洪崖峰的一位首席,更是被斩断了一条手臂。”“嘿嘿,人家圣宫,威逼着苍玄宗,将那叫做周元的首席给交出来呢,否则今天,便是要试试,苍玄宗首席,能活着从这儿逃出去几个?”“你们这些苍玄宗的人,惹怒了圣宫,不赶忙逃跑,还在这儿拦着我问怎样回事?”那人眼中有着嘲讽之色显现出来。“你!”苍玄宗的弟子怒喝作声。周元拍了拍他的膀子,让他退后,然后冲着那人笑了笑,道:“劳烦引路一下。”那人斜瞥了周元一眼,冷笑倒:“你又算哪根葱?”周元面露浅笑,道:“我便是那位斩杀了圣宫两位首席的苍玄宗首席,周元…你的话,是不是有点多了?”他尽管带着笑,但那眼中,却是一片漠视。那人脸庞上的讥讽,登时一点点的生硬下来。(今天一更。)